毒品犯罪辯護之毒品基礎法律問題梳理

時間:2019-10-28 來源: 作者:湯建彬 瀏覽: 打印 字號:T|T

  一、什么是法律意義上的毒品?


  毒品是指鴉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冰毒)、嗎啡、大麻、可卡因以及國家規定管制的其他能夠使人形成癮癖的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


  法律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357條、《中華人民共和國禁毒法》第2條


  二、什么是法律意義上的精神藥品和麻醉藥品?


  法律意義上的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是指列入麻醉藥品目錄、精神藥品目錄的藥品和其他物質。


  法律依據:《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理條例》第3條


  三、精神藥品和麻醉藥品是否均為“國家規定管制”?


  精神藥品和麻醉藥品均為“國家規定管制”。


  法律依據:《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理條例》第3條、第4條


  四、麻醉藥品、精神藥品是否都具有“使人形成癮癖”的特性?


  原《麻醉藥品管理辦法》、《精神藥品管理辦法》中對麻醉藥品、精神藥品的定義,均把“身體依賴性”、“形成癮癖”作為突出特性,由此可見,麻醉藥品、精神藥品具有“使人形成癮癖”的特性。


  (注:《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理條例》施行后,上述兩個辦法已廢止,但從麻醉藥品及精神藥品管制目的看,兩個辦法對麻醉藥品、精神藥品成癮特性的闡釋仍然具有參照意義)


  五、麻醉藥品、精神藥品目錄中的品種是否均可被認定為毒品?


  基于前述分析,在麻醉藥品、精神藥品目錄中的品種均具有“使人形成癮癖”的特性,均為“國家規定管制”,所以都可以被認定為毒品。


  六、我國的麻醉藥品、精神藥品目錄有哪些?


  1.《麻醉藥品品種目錄》


  2.《精神藥品品種目錄》


  3.《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制品種增補目錄》


  七、我國管制的毒品種類有多少?


  基于管制品種目錄統計:


  1.《麻醉藥品品種目錄》共計 121種


  2.《精神藥品品種目錄》第一類69種,第二類85種。


  3. 《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列管辦法》附表《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制品種增補目錄》(2015年10月1日起施行)共計116種


  4.《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制品種增補目錄》(2017年3月1日起施行)共計4種


  5.《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制品種增補目錄》(2017年7月1日起施行)共計4種


  6.《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制品種增補目錄》(2018年9月1日起施行)共計32種


  7.《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制品種增補目錄》(2019年5月1日起施行)將芬太尼類物質整類列管


  八、麻醉藥品、精神藥品不同鹽的形態能否被認定為毒品?


  列管的麻醉藥品、精神藥品的不同鹽的形態,也屬于法律意義上的該類麻醉藥品、精神藥品,均可被認定為毒品。


  法律依據:《麻醉藥品品種目錄》、《精神藥品品種目錄》、《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制品種增補目錄》。


  九、麻醉藥品、精神藥品的異構體能否認定為毒品?


  《麻醉藥品品種目錄》、《精神藥品品種目錄》中列管的麻醉藥品、精神藥品的異構體及《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制品種增補目錄》中列管的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的旋光異構體,也屬于法律意義上的該類麻醉藥品、精神藥品,均可認定為毒品。


  十、麻醉藥品、精神藥品是否都屬于藥品?


  麻醉藥品目錄、精神藥品目錄中的品種既包括藥品,也包括其他物質。所以麻醉藥品、精神藥品目錄中的品種并非全部屬于藥品。


  法律依據:《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理條例》第3條


  十一、麻醉藥品、精神藥品目錄中的品種是否可區分為藥用類和非藥用類?


  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按照藥用類和非藥用類分類列管,基于此,可分為藥用類和非藥用類。


  法律依據:《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列管辦法》第3條


  十二、什么是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


  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是指未作為藥品生產和使用,具有成癮性或者成癮潛力且易被濫用的物質。


  法律依據:《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列管辦法》第2條


  十三、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有哪些?


  1.《麻醉藥品品種目錄》中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共計99種。


  2.《精神藥品品種目錄》中非藥用類精神藥品:第一類共計61種;第二類共計54種


  3.《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制品種增補目錄》(2015年10月1日起施行)共計116種


  4.《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制品種增補目錄》(2017年3月1日起施行)共計4種


  5.《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制品種增補目錄》(2017年7月1日起施行)共計4種


  6.《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制品種增補目錄》(2018年9月1日起施行)共計32種


  7.《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制品種增補目錄》(2019年5月1日起施行)將芬太尼類物質整類列管


  十四、什么是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


  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是指我國作為藥品生產和使用的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具體是指《麻醉藥品品種目錄》、《精神藥品品種目錄》中帶有*的精神藥品為我國生產及使用的品種。


  法律依據:《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列管辦法》第3條、《麻醉藥品品種目錄》、《精神藥品品種目錄》


  十五、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有哪些?


  1.《麻醉藥品品種目錄》中藥用類麻醉藥品:共計22種。


  2.《精神藥品品種目錄》中藥用類精神藥品:第一類共計8種;第二類共計31種


  十六、什么是新精神活性物質?


  新精神活性物質,又稱“策劃藥”或“實驗室毒品”,是不法分子為逃避打擊而對管制毒品進行化學結構修飾得到的毒品類似物。2013年,聯合國毒品和犯罪事務辦公室(UNODC)正式對新精神活性物質進行了定義:新出現的、存在藥物濫用可能性但國際上尚未列管的物質。當前,新精神活性物質迅速蔓延,已成為繼傳統毒品、合成毒品后全球流行的第三代毒品。


  十七、我國列管了哪些新精神活性物質?


  我國目前共列管以下新精神活性物質:


  1.《精神藥品品種目錄》共14種


  2.《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制品種增補目錄》(2015年10月1日起施行)共116種


  3.《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制品種增補目錄》(2017年3月1日起施行)共4種


  4.《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制品種增補目錄》(2017年7月1日起施行)共4種


  5.《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制品種增補目錄》(2018年9月1日起施行)共計32種


  6.《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制品種增補目錄》(2019年5月1日起施行)將芬太尼類物質整類列管


  十八、新精神活性物質是否等同于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


  二者并不等同,除了氯胺酮,我國列管的其余新精神活性物質系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的外延大于新精神活性物質。


  十九、如何理解《武漢會議紀要》中的“麻醉藥品、精神藥品”?


  《武漢會議紀要》中的“麻醉藥品、精神藥品”是特指具有藥品和毒品雙重屬性的麻醉藥品、精神藥品,即特指藥用類精神藥品、麻醉藥品;不包括不具有藥品屬性精神藥品和麻醉藥品,即不包括非藥用類精神藥品、麻醉藥品。


  《<毒品犯罪武漢會議紀要>的理解與適用》明確:《武漢會議紀要》中的“麻醉藥品、精神藥品”具有藥品和毒品雙重屬性,無論通過合法銷售渠道還是非法銷售渠道流通,只要被患者正常使用發揮療效作用的,就屬于藥品;只有脫離管制被吸毒人員濫用的,才屬于毒品。


  《武漢會議紀要》中分別使用“毒品”和“麻醉藥品、精神藥品”兩個用詞,意在從是否具有藥品屬性的角度進行區分,進而適用不同的定罪審查標準:不具有藥品屬性的,直接認定為毒品,按照毒品犯罪定罪量刑:具有藥品屬性的,應首先審查犯罪是否出于醫療目的,進而決定是否能夠按照毒品犯罪進行定罪處罰。


  二十、涉及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的犯罪是否均認定為毒品犯罪?


  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具有藥品和毒品雙重屬性,基于藥品屬性的犯罪不應認定為毒品犯罪,但可構成非法經營罪等犯罪。


  《<毒品犯罪武漢會議紀要>的解釋和適用》中明確:“麻精藥品具有雙重屬性,無論通過合法銷售渠道還是非法銷售渠道流通,只要被患者正常使用發揮療效作用的,就屬于藥品;只有脫離管制被吸毒人員濫用的,才屬于毒品。”


  《麻醉藥品品種目錄》和《精神藥品品種目錄》的麻精藥品可被認定為毒品,但不等同于毒品,并非所有非法販賣麻精藥品的行為都應當被認定為販賣毒品罪,而應視具體情況具體分析。


  二十一、將涉及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的犯罪認定為毒品犯罪須具備哪些條件?


  1.需具備以下三個條件:


  (1)制造、販賣非基于有醫療目的


  (2)流入毒品市場及吸毒人群


  (3)獲得超出藥品經營利潤


  2.法律依據:


  (1)《武漢會議紀要》規定,行為人向走私、販賣毒品的犯罪分子或者吸食、注射毒品的人員販賣國家規定管制的能夠使人形成癮癖的麻醉藥品或者精神藥品的,以販賣毒品罪定罪處罰。


  (2)《<毒品犯罪武漢會議紀要>的解釋和適用》明確:“實踐中有的被告人向不特定對象販賣麻精藥品,如果沒有證據證明其是故意向走私、販賣毒品的犯罪分子或者吸食、注射毒品的人員進行販賣的,根據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則,一般不宜認定為販賣毒品罪。”因此認定毒品犯罪需要有證據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故意向走私、販賣毒品的犯罪分子或者吸食、注射毒品的人員進行販賣。


  (3)參考吳名強“曲馬多案例”。對于臨床上使用的國家管制的麻醉藥品、精神藥品,在有證據證明確實作為毒品生產、銷售的才涉嫌毒品犯罪。


  對非法生產、銷售國家管制的麻醉藥品、精神藥品的行為以制造、販賣毒品罪定罪,必須同時符合以下條件:(1)被告人明知所制造、販賣的是麻醉藥品、精神藥品,并且制造、販賣的目的是將其作為毒品的替代品,而不是作為治療所用的藥品。(2)麻醉藥品、精神藥品的去向明確,即毒品市場或者吸食毒品群體。(3)獲得了遠遠超出正常藥品經營所能獲得的利潤。


  二十二、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的犯罪認定為非法經營罪須具備哪些條件?


  1.需具備以下三個條件:


  (1)基于醫療目的作為藥品生產銷售


  (2)非法販賣給醫療機構、藥店及病人


  (3)獲得正常藥品的利潤


  2.法律依據:


  (1)《武漢會議紀要》規定,行為人出于醫療目的,違反有關藥品管理的國家規定,非法販賣上述麻醉藥品或者精神藥品,擾亂市場秩序,情節嚴重的,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


  (2)《<毒品犯罪武漢會議紀要>的解釋和適用》明確:對于出于醫療目的,違反藥品管理法的相關規定,向無資質的藥品經營人員、私立醫院、診所、藥店或者病人非法販賣的,侵犯的是國家對藥品的正常經營管理秩序,故不應認定為販賣毒品罪。符合非法經營罪的定罪標準的,依法定罪處罰。


  (3)參考吳名強“曲馬多案例”。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的犯罪認定為非法經營罪須具備的條件有:(1)行為人出于醫療目的,將麻醉藥品或者精神藥品作為藥品而非毒品進行生產、銷售;(2)向無資質的藥品經營人員、私立醫院、診所、藥店或者病人非法販賣,而非向毒品市場或者吸食毒品群體販賣。(3)牟利未賺取超出正常藥品價格的高額利潤。


  二十三、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是否屬于具有藥品屬性?


  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不具有藥品屬性。


  《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列管辦法》明確: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按照藥用類和非藥用類分類列管。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是指未作為藥品生產和使用,具有成癮性或者成癮潛力且易被濫用的物質,所以,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不具有藥品屬性。


  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發現醫藥用途,調整列入藥品目錄的,不再列入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制品種目錄。


  二十四、販賣非藥用類麻醉藥品、精神藥品能否基于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


  因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不具有藥品屬性,不符合武漢會議紀要規定“出于醫療目的,違反有關藥品管理的國家規定”的條件,所以,不能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


  二十五、制造、販賣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是否應參照指導案例吳名強、黃桂榮等非法經營案(曲馬多)定非法經營罪?


  該指導案例對制造、販賣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不具有參照意義。


  指導案例將制造、販賣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的犯罪行為認定為非法經營罪是因為:(1)行為人出于醫療目的,將麻醉藥品或者精神藥品作為藥品而非毒品進行生產、銷售;(2)向無資質的藥品經營人員、私立醫院、診所、藥店或者病人非法販賣,而非向毒品市場或者吸食毒品群體販賣。(3)牟利未賺取超出正常藥品價格的高額利潤。


  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不具有藥品屬性,制造、販賣的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無法作為治療所用的藥品,在法律意義上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只具有毒品屬性,所以,無法參考指導案例吳名強、黃桂榮等非法經營案(曲馬多)定非法經營罪。


  二十六、制造、販賣、運輸、走私非藥用類麻醉藥品、精神藥品按照毒品犯罪定罪,是否需要證明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流向毒品市場或者吸食毒品群體?


  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不具有藥品屬性,只有毒品屬性,基于《武漢會議紀要》中的“麻醉藥品、精神藥品”特指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所以,不需要基于《武漢會議紀要》關于“麻醉藥品、精神藥品”的規定審查其流向。